www.XdtAir.com
拥抱阅读新方式

姜建发|我们拿爱情没有办法

有一类电影,让我们懂得了侠骨柔情,这是武侠片;有一类电影,使我们翻腾起满腔血性,这是黑帮片;还有一类电影,教会我们认识成长并检验成长,这是文艺片,或许也可叫做爱情片。我在重温两部港产文艺片后,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句话:我们拿爱情没有办法!

有这样一种男人,他细心、体贴、包容、深情。你很喜欢跟他处在一起——那样你会很自在很放松,但是,若他要你嫁给他,你却不肯。你觉得你们还是两个世界的人。于是后面的剧情自然便是分歧产生、彼此避让、多年阔别,以及直到有一天再度邂逅。只是那个时候,你们原先所拥有的,几乎都失去了;曾经各自梦想着的,也差不多都实现了;至于某些关乎礼法的障碍,也早就不复存在了,所以你们有了既属于偶然更属于必然的重逢。但是我要追问:你们最后那让人舒心的相视一笑,是电影的发展趋势使然,还是你们真心想要互相成全?

我说的是一部电影,陈可辛导演的港片《甜蜜蜜》。每次回看,它总是带给我这样或那样的唏嘘感慨。十五年前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我只把它当作爱情片,全然不去考虑电影拍摄时的有关背景,也不会想到分析邓丽君其人其歌曲这些道具在电影中的作用。十五年后重看,我还是愿意把它当作爱情片来看,因为它的故事内容所具有的强烈现实感,因为人物命运一波三折所给我的淡淡忧伤,或者因为它差不多讲清了爱情背后还附加着许多极为复杂的成分。

电影里爱情的发生,明显羼杂着男女主角同在异乡的漂泊感,更多的是脆弱心灵的依靠。电影里,饰演女主角李翘的张曼玉对饰演男主角黎小军的黎明清清楚楚地说着:“黎小军,你来香港不是为了我,我来香港也不是为了你!”说的是如此决绝,即使他们已经有过一夜缠绵,但在她看来,那也只是两个沦落外地(香港)的同乡人(大陆)抱团取暖各取所需而已.即便他们之间确有真爱的分子存在,但在她看来,嫁给他,才是对彼此最大的伤害。

电影里有两个与车有关的催泪情节:其一,黎小军婚后又一次坐在李翘车里,中途因分歧下车,他失落地走在大街上,他的背影让李翘看得心碎,无意中摁响了喇叭,却被黎小军当作她旧情难舍的信号,于是,两个人决定为爱豁出去了;其二,在美国,李翘所跟随的黑帮头子豹哥死后,她被警察逮捕,在警车里,她突然看见了窗外骑着自行车穿行的黎小军,立刻奋不顾身地从车里逃出来拼命追赶,直至追到精疲力尽却因无果而放弃,然而仅仅几秒钟后,黎小军就在她背后几米远的地方再度一晃而过。虽是这不过电影桥段,却真切地折射了女主角的心声:她当时拿爱情没有办法!

终于等到了那个可以安慰每一位观众的结尾:隔着玻璃窗,他们怔怔地看着新闻报道,然后是回过头来那么让人舒心的相视一笑。也许它还不够明朗,但留下想象的空间岂非更好?我们也可以借此明白:爱情不一定要有轰轰烈烈的盟誓与势不可遏的拥吻,它更需要在迷茫后,在错过后,在经过了岁月的流逝与人事的变迁后,才换来他年他乡的相逢一笑,以及其中传递出的不言而喻的讯息。

另外一个爱情故事,与一个三十岁男人的暗恋有关。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爱上她的,甚至不知道这样到底算不算是在爱着她。反正是在他对她无声的关怀、默默的守候之余,爱情就不请自来了。当然,这都是单方面的,只是等他发现他真地爱着她,下决心要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却只能面对完全失去她这一不可逆转的结局。于是,一定要等到若干年以后,在某个证明着理想得以实现的地方,再度相逢。

我说的是另一部港片,张婉婷导演的《秋天的童话》。我以为人生许多叫我们没有办法的爱情,就像是秋天里的童话,它等待着成熟,等待着适时去摘取。它曾使人向往,却不一定会使人能产生挪步上前的勇气。

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钟楚红饰演的李琪,是一名来美国镀金的留学生,周润发饰演的船头尺,则是一位生活在纽约贫民窟里奢望着绿卡梦的底层移民。只是因为是远方亲戚的关系,他们才会在彼此生命里发生交集。然而他拿爱情没有办法,明知道她有男朋友,明知道彼此不合适,他还是恋上她了。因为爱,向来自诩“我这一辈子什么都没有,但起码还有点自尊”的他莫名地产生了自卑;因为爱,他会屡屡失落,一再生气,甚至要通过一场关乎爱国主义主题的战斗来得以抑制;也因为爱,他给自己订下了戒烟戒赌、重塑自我的计划。因为他慢慢懂得,要想让她接受,他先得变作她那个世界的人。

这部电影之中使观众禁不住要潸然泪下的桥段,无过于男女主角他们临别之际互赠礼物那一幕:是他心有不甘的一路紧紧追逐,是她必须果断了结的绝不回头,是他们俩打开礼盒刹那间带着痛的领悟——命中注定他们要在此刻错过。但请容许我作更多地回望,当船头尺几乎耗尽身上一切买下那条表带后,心中止不住地狂喜,一路孩子似的奔跑跳跃,同时幻想着爱情的即将获得,这一幕,是不是更为催泪呢?

终于等到若干年后,她带着学生缓缓漫步在当年他俩一同走过的海滩上,意外地见证了他当年理想的实现——在海边开一家小餐馆,每天下班后,搬条椅子,坐在沙滩上看潮起潮落。如今恰是故人来,她望着他,淡淡一笑;他看着她,有过几秒钟的惊喜,几秒钟的局促,最终是轻轻地表白了一句:Tablefortwo?

重温《秋天的童话》时,我依然为它的真实、平淡、温馨以及“浪漫”所动容。所谓的浪漫,是电影骨子里蕴含着成年人心中恋恋不舍的“童话”气息。所以近三十年过去了,它有如一瓶红酿,历久弥新,愈觉醇美。电影所传递出的欲说还羞、欲迎还拒的心绪,互相成全、反而错过的遗憾,以及这份经得起细水长流的爱情,总能叫人回味悠长。

电影依然在再度相逢中落下帷幕。那些所谓的后来,电影不会提示给我们。电影更愿意告诉我们的是,每个人心中不免都有这样一个童话——我们用它来回望曾经年少轻狂的青春岁月,也用它来检验人世沉浮后心中是否还保留着某些奢望。

我们拿爱情没有办法,这不一定非要与现实生活发生直接联系,也不需要拿它来说明你是幸福抑或不幸。

年少时我因为好奇而翻看《两地书》,意外发现,那位被我们冠以“文学家”“革命家”“思想家”三大尊号的鲁迅,竟然在书信里大胆泼辣地叫唤着他的“害马”“小乖姑”。这曾叫我万分惊诧。长大后偶然翻阅《纯爱》,又见到散文家冯亦代写给演员黄宗英的情书无比大胆地表白:“我们写文章,我们温存,我们相爱,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做爱,以写我们的晚年。”不禁有几分瞠目。终于到了后来我想到了,他们也只是拿爱情没有办法。由此我更进一步地想到,或许,许多真实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爱情故事,便是电影无法表演的后来。

作者简介:姜建发,八零后,荆州人,现执教于宜昌市秭归县一中,教师。文学科班出身,师范系统修炼。为人温而逊,做事细且谨。课上滔滔悬河,平居讷讷少语。教书十二载,惟有日日与字词句篇角力,岁岁同诗文辞赋亲近。偶然作笔耕,大抵自娱自乐,或可博同仁一哂。教书读书之余,积书满架,藏得万卷,于春秋晨昏之际视作多情故人。此外并无诸多雅好,常有远游访古之念,若能买舟东下,自是传奇一篇。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阅读 » 姜建发|我们拿爱情没有办法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