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XdtAir.com
拥抱阅读新方式

散文|| 元宵神后祭拜舜

早就听说,正月十五历山镇神后村有祭拜舜之盛典,一直未能亲身领略,今年的元宵节,有文友提议去神后村参加,于是与垣曲县舜文化研究会李道义会长,垣曲县作家协会王士敏主席及众文友一同前往。

刚进村,就看见村街两旁挂满了喜庆的红灯笼,从主街拐进,舜井亭便出现在眼前,亭上悬挂着“神后村第十届祭舜圣典”的横幅,亭前有摆放着猪头、花馍等祭品的桌子,桌前是一个阔大的香炉,一幅舜的圣像悬挂在亭子里面,井口的上方,边上几个村民兴高采烈地敲打着锣鼓,喧天的锣鼓声,渲染出一种热烈的气氛。

祭奠的仪式是在晚上七点,时候尚早,我们在村干部董小鹏等的陪同下先去参观了神后村的村部,然后又一同登临位于村东边的山岗,这个不起眼的小山包,就是“瞽冢山”——因有舜父瞽叟的坟墓而命名。

山顶是一片平地,平地的后面是隆起的大坟包,这就是“瞽冢”。我们一行人在此,向生育了帝舜的瞽叟鞠躬,不由地想起宋代吕蒙正《破窑赋》里“尧帝明圣,却生不孝之儿;瞽叟愚顽,反生大孝之子。”的句子来,心怀无限感念。

站在山顶,夕阳余晖里,神后村井然在目,历山镇尽收眼底,回望山岗,宛若一条石龙从北向南蜿蜒而来,北面连着历山的锯齿峰,一连有几个小山包,走势起伏,我们站立的位置在最南端,东边是一条小河,顺着山岗流出后,在不远处与西边的允西河合流,一同向南而去,汇入黄河。神后村就处于两河交汇的内侧,像是一个三角洲。我问同行的董小鹏,东边的河叫什么河,他告诉我东边的是东河,西边的是西河。听了他的回答,我哑然失笑,国人习惯以我为中,自分西东,倒也简略。

初春的山野,还是一派灰蒙蒙的景色,山阴的积雪成了吸眼的风景,历历村落静静地藏在一个个山洼里,冷峻如画。同行的郭英女士也是神后村人,她指点着山下的村落,北垛、骆驼腰、朱家沟,村名是如此熟悉而陌生。北垛村不就是十八兵站所处的那个村子吗,不知谁说了一句。马上有人应合,咱们应该去看看,去看看。

面对着眼前的山,眼前的河,我的思绪在飞扬,“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许多评书都是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三皇五帝的年代离我们太久远了,留给我们的是许许多多美丽的传说,由于没有文字的记载,也没有可靠的物证,只能靠典籍的记载和民间的传说去推断。而许多后世之人,不解其意,不知其事,牵强附会,争相争夺圣人之乡,使得真相离我们更远,显得扑朔迷离。就拿舜乡来说,全国相争就有数十处之多,都有来历,亦有传说,孰真孰伪,概莫能辨。

《水经注》载:“历山,妫汭二水出焉,南曰妫水,北曰汭水。”这就是说,妫水发源于历山的南麓,汭水发源于历山的北麓,二水合流入黄河。这是寻找古“妫汭”之水最明显的地理特征。我想以此推断的话,被村人称为“东河”的就该是“妫”水,而“西河”就该是“汭”水了。大概是后人觉得“妫汭”太绕口,或许以“东西”相称更明白,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名字吧。假如这两条河不是“妫汭”,在周围也再找不出如此相符的两条河流。我觉得这个应该组织相关的专家们进行论证,可靠的话,应该恢复原来的河名。

《史记》言:“舜居妫汭,内行弥谨。”这句的意思是说,尧将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后,是居住在“妫汭”之地,娥皇、女英不敢因为自己出身高贵就傲慢地对待舜的亲属,很讲究为妇之道。从地理特征上来说,神后村就应该是古“妫汭”之地,舜井也就是传说中当年舜所“穿”之井。《史记》是这样记载的:“后瞽叟又使舜穿井,舜穿井为匿空旁出。舜既入深,瞽叟与象共下土实井,舜从匿空出,去。”神后村的不远处有一个小庄,当地人叫“撇眼”,就是舜井的侧出口,也就是舜的逃生口。传说和典籍印证着神后村悠久的历史。

至于神后村村名的来历,据说是村前曾有座古庙,村居庙后故名神后。对于这种说法,我不甚认可,我更认同李道义会长的见解:神即是帝舜,后乃娥皇、女英。舜井旁曾有娥皇女英祠为证。清道光年间,山西太守王炳勋在《重修舜井庙记》中云:“虞舜庙寝宫之前有井焉!斯井也!相传即亚圣孟子之书所谓浚井也。典尚载志矣,井上有序,翼然列于其上,回圣井序,斯亭也……。”明万历、清顺治年修复舜井亭的碑现在仍在神后村。如今的舜井亭已经修复如新,娥皇女英祠还没修复,不过亭后留有空地,我想在不远的明天,就会重现在我们眼前。

从“瞽冢”下来,已是黄昏时分,热情好客的董小鹏邀我们到他家里就餐,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在他家里吃了他心灵手巧的妻子为我们做的舜乡人待客的面食——浇琪(类同于陕西的臊子面)。小鹏的父亲四年前身患脑梗,如今肢体行动不便,但思路清晰,老人也是文学爱好者,曾写过许多有关舜井的文字,他给我们讲述神后村流传已久舜的传说。小鹏妻子甜甜地叫着爸爸,双手为老人捧上一碗面,老人停止了讲述,笑容满面的开始吃面。

饭后,我等又去北垛村,瞻仰了“北垛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兵站旧址”,抗战期间,老一辈革命军朱德、彭德怀、邓小平等都在此辗转路过,留下了许多红色文化的故事,这里就不再一一赘述。

夜幕降临,村街旁的灯笼亮起来了,舜井亭上的彩灯也亮起来了,五彩的灯光像是给小村披了一件节日的盛装,红红的舞台搭起来了,身着演出服装的农民演员们已经画好了妆,人群向井亭前的小广场聚集,欢快的锣鼓声,喧闹的话语声,打破了小村往日的宁静,己亥年神后村祭舜圣典开始了,村长王海龙宣读了祭文,李道义会长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我们和村民们一起手捧着燃香,向舜帝表达自己深深的敬意,此后,是神后村及周边各村的文艺演出。

“天下明德,皆自舜始。”舜倡导的五常之教: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成为我们中华民族血脉相连,生生不息的传统文化之精髓,尊崇舜德,弘扬舜名,成为千百年来经久不衰的文化现象。二十四史的首卷——《史记》,就是以《五帝本纪》作为开篇的,司马迁在《五帝本纪》里,把黄帝与蚩尤的涿鹿之战、与炎帝的阪泉之战,颛顼、帝喾的事迹,只是平平带过,而把笔力集中到尧、舜二帝身上,对于舜的记述更是全文的中心部分,可见司马迁对舜的重视程度。

我问董小鹏,为什么选择元宵节的晚上祭拜舜,他说那时候也是几个年轻人在一起,觉得作为舜的后人,应该有这么个仪式,于是就开始行动,今年已经是第十年了,规模越来越大。我想,他们这个动议貌似偶然,但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必然。听村里的一位老人讲,每年的除夕,到深夜的时候,在方远几里都能听到“瞽冢”山上发出的,像是吹号的鸣声,因此也有人把这道岭叫“鸣条岭”。我不知道所说的真伪,但“鸣条岭”也是和舜有关的一个地名,不敢妄议。董晓鹏他们当初有祭拜舜的念头的时候,大概和这个传说有关吧。

我了解到,神后村民居舜地,传舜风,村里孝敬老人蔚然成风,好媳妇好婆婆屡见不鲜,邻里互助,和谐文明,形成淳朴的家风村风。

舜的传说,几千年来深深扎根于中华民族的心里,被当作贤君圣主的楷模历代传颂。舜井,作为舜文化的代表建筑,也是世代经修,遗传至今,成为神后村人的一种文化记忆,在这里祭拜帝舜德,追忆舜风,对舜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树立都意义非凡。我愿舜开创的德孝文化源远流长,也愿神后村的祭拜活动经年不衰。

夜色已深,舜井边的文艺演出热闹依然,这时候,己亥年的第一轮圆月,悄然爬上“瞽冢”山顶,把缕缕清辉抛洒在神后村,抛洒在舜井亭,像是从遥远的地方赶来,赶来参加如此的盛典。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阅读 » 散文|| 元宵神后祭拜舜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