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XdtAir.com
拥抱阅读新方式

我在云南的那些日子(6)(作者/匪石)

作者/匪石

■ 幽蓝之光

马兰花开始讲述她的故事。

“我从小就长得乖巧,聪明伶俐,里里外外的家务活我一学就会,乡亲们都夸我长得好看又这么能干,爸爸妈妈也以我为骄傲。但是,随着后来在我身边几件怪事接二连三的发生,长得好看不但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好处,相反成了我后来的痛苦、压抑和悲伤的根源,而关于我的传言和咒语,就像魔鬼一样纠缠着我,这些年来一直就没断过。”

“什么传言和咒语?”

“在我十六岁那年的夏天,我在后山捡到一块好看的石头,就把它带回了家。没想到这块石在夜里会发出蓝幽幽的光,还让我家周围四处有响动,甚至在半夜三更还有人来敲门似的。父亲觉得这块石头不吉利,就把它扔到房前的沟里。这下就更奇怪了,这块石头发的蓝光不但让住在对面山上的人家能看见,还招来了成群结队的蚊虫飞蛾,在光线里飞来飞去;青蛙,蛤蟆,蝙蝠和壁虎都在石头周围爬动,甚至在白天还有一条大花蛇在石头上盘旋。乡亲们都很惊恐,认为这是灾祸降临的兆头,父亲深感害怕,一番祷告后,就掏了一坑把石头埋在了地下。”

“我知道这块石头是什么了。”我打断马兰花的话,说,“这块石头很可能是蛇眼石,最早是在印度有人发现蛇在一种能发光的石上盘踞,因此就被称为蛇眼石。蛇眼石其实就是荧光石,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夜明珠,你捡到的是一块宝贝,怎么会给人带来灾难呢?”

“你说的对,后来查明就是荧光石,但这块石头的确给乡里人带来了灾难。”马兰花说,“那块石头被我父亲埋在地下后,一段时间就再也没有啥动静了,乡亲们也都渐渐的忘记了这件事情,但是过了大概半年以后,我们村子里的几个年轻小伙子,包括我的哥哥,都得了各种怪病,有的眼睛瞎了、有的成了残废,还有人七窍流血而死,非常惨。”

“生死有命,这和你有啥关系?”

“和我有关系。后来有人发现,这几个人都与我捡回来的那块石头有关。”

“啊?”

“原来有人认为那块石头是个宝贝,我哥他们几个人财迷心窍,就偷偷的从地下把那块石头挖出来,带出去卖,在昆明被一个讲广东话的人买走了,他们几人因此都发了一笔横财,但是后来就倒霉了,得病的几家人不依不饶,来我家大吵大闹,乡里人也都认为是我惹出来的祸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贪图不明之财,有这样的下场也是报应,这与你没有半点关系。”

“乡里人可不会这么想,他们认为是我带出来的石头,我给他们带来了灾难,更担心以后还有人会因为这块石头而遭灾受难,更有人认为我带出来的灾难却一点事也没有,就认为我是一个害人精。”

“对呀,我也奇怪,你也接触了这块石头,为啥没事?”

“我有口难辩,但也不甘心,就去昆明托人问了这方面的专家,专家给的解释非常清楚,说荧光石本身有辐射性,遇见酸性物质会有剧毒,会导致眼睛失明,破坏呼吸系统,还能穿透人的皮肤,进入人体内部,让内脏坏死,人就七窍流血而死;还可以导致氟骨病等几种病,这种病让人的骨骼变的脆弱,走路摔一跤,身体的多处都会骨折,人就再也站不起来,就瘫痪了。专家推断他们几人在卖这块石头的过程中不但被辐射了,还接触了酸性物质。”

“原来如此。”

“我回村子后就去问了我已经残废了的哥哥,他说那个讲广东话的人当时戴着口罩,穿着防尘服,当着他们的面拿出一个装着滴液体的瓶子,检验了这块石头,当时满屋子都是酸气味。”

“这不就清楚了嘛,他们怪你就没道理了。”我说,“我明白了,因为你没有接触过酸性物质,所以没事。”

“但是我父亲也没有接触酸性物质,他也得了病,再加上我结婚第三年,我丈夫就意外死亡,乡里人发现与我有亲缘关系或有接触的男人都一个接一个的不死就残,认为是我克死了他们,我是男人的灾星祸害。他们很害怕,刚好乡里来了一个外地的阿訇,那个阿訇的解释不但证实了他们的猜疑,从此也让我背负了甩不掉的恶名。”

“阿訇说什么了?”

“阿訇说我是 ‘镇尼(Jinn)’,就是我们的《古兰经》里说的‘恶魔’,说只有恶魔在人间才会幻化成这么美丽的女人,说我就像山沟里的罂粟花,开的花朵美丽无比果实却有剧毒,谁接触谁就没好下场,说我已经被恶魔附身,是来诱惑残害男人们的,还说我因为害人太多,终究也要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代价,因此,我将来也不会有好下场。”

“这位阿訇是在迎合那些猜忌你的人的心理,他不应该这么片面的解释。”我说,“据我所知,回教中的镇尼(Jinn)是一个多面性、多次元的神祇,可以是‘恶’ ,也可以是‘善’,既是凶残的‘恶魔’,也会是美丽的‘精灵’,而且大部分的镇尼都是善良的,不危害人类,阿訇不但这样片面的解释镇尼,还想当然的把你和恶魔胡拉乱扯的等同起来,实在不应该啊。”

“阿訇还说了一件事来证明他自己的说辞,也让乡亲们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他说了什么?”

“阿訇说,你们难道没发现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吗?你们再想一想这件事发生的经过:她带来的石头是蓝色的,这石头在夜里发的光是蓝色,她的眼睛也是蓝色的,这难道是巧合吗?不是,她的蓝眼睛就是传说中的‘邪恶之眼’,她看见谁,谁就会灾难缠身,不得善终。”

“虽然在西亚和阿拉伯地区是有‘邪恶之眼’的传说,但这位阿訇往你身上胡拉乱扯,这就害苦了你。”

“是的,从此以后乡里人都把我当凶神恶煞一样看待,对我避之不及,包括我家里人从此也不再待见我,嫌弃我,在我儿子出生后,我婆婆怕我会害死我自己的儿子,就把他送到小姑子家寄养,不允许我跟儿子见面,我想看一眼儿子,都要由婆婆或者小姑子在场看护着才行。”

“唉,亲人对你的冷漠才是最让人心痛的。”

“一次,我想去看儿子被婆婆赶出门之后,我很伤心,觉得自己活着就是害人,与其被这样歧视的活在压抑里,不如死了大家都解脱了,就喝农药自杀,却被救了回来。我婆婆泪流满面的对我说不是家里人容不下我,家里人不恨我这个人,而是那个阿訇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被魔鬼附身,会给家里人带来灾难。婆婆拿出家里仅有的50元钱,让我走得越远越好,永远别再回来了。”

“众口铄金,人言可畏啊,你在那样的心境下出门是很危险的。”

“我离家出走了一段日子,但是心里实在牵挂儿子,更担心家里没有一个能养家糊口的劳力,一家老小怎么过日子?就又偷偷的回来,在后山上搭了个茅草窝棚,干家里的农活,不与任何人接触,过着野人一样的生活,白天干活还不怕,到了晚上,后山里有野兽出没,各种怪叫让我害怕,每夜都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唉,真是苦了你了,不过这也证明了你不是他们所说的什么魔鬼,如果你是,难道那些野兽不害怕你吗?”

“害我的都是人,害怕我的也都是人,在我外出的那段时间,曾经在一家烤鸭店里打过工,老板起初对我很好,教我制作烤鸭的流程技艺,甚至把他家的祖传秘方都教给了我,还给我许诺了不少美好的前景,谁知他这么做都是贪图我的美色,一天半夜,他闯到我的房间里要强迫我……我情急之下,瞪着眼睛告诉了他我是魔鬼镇尼的事情,老板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边跑边喊‘魔鬼’,蓝眼睛的魔鬼呀……”

“哈哈,对了,我怎么没发现你的眼睛发蓝光呢?你发一个让我看看。”

马兰花就瞪着眼睛,盯着我看。

“哎哟,还真的是蓝幽幽的目光,救命,我要逃跑……”

马兰花呵呵笑,说:“我的眼睛本来偏蓝色,如果盯紧着着一个人看的时候,会是蓝色的。”

“怪不得你平时不直视我,我以为你是害羞呢,原来是怕吓着我了。我明白了,你在那个色狼老板那里学到了烤制小麻鸭的技术,这就是你后来能开烤鸭店的原因了。”

“是的,在后山上太害怕了,后来我才在县城边上开了烤鸭店,挣钱养活一家子人,还能过一段时间看一眼儿子。”

“你再苦再难想的还是家里人,他们应该明白你的善良本性,不应该这么对待你。”

“我从来没有怨恨过我家里人,他们怎么看待我,我都能理解。这两年我一个人挣钱养活全家,现在日子慢慢的好转了,家里人也改变了对我的态度。”

“是啊,既然家里人都改变了对你的态度,你自己为啥还不能走出那些人给你强加的阴影呢?”

“要走出来谈何容易,毕竟这一连串的祸事都是我带出的,那些人死的死,残废的残废,我在心里也实在内疚。我一方面觉得是我害了他们,我就是一个祸害,觉得阿訇说我是镇尼的话是有道理的;另一方面,我又觉得自己冤枉,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别人的事,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伤害谁,我安分守己,对人和善,喜欢动物,把猫狗都当人一样看待,看见谁杀牛宰羊,我都会莫名的伤心,你说我怎么会去伤害别人、甚至害自己的亲人呢?我又怎么会是镇尼呢?!在这样的心态下我能快乐吗?还能像你说的那样追求自己的幸福和向往的生活吗?”

“你自己首先要放下,不去信那些谣言咒语才行啊。”

“我想放下,但没法放下,担心阿訇的咒语是真的,怕再伤害我的亲人和对我好的人。特别是自从我们认识之后,我更担心这样的咒语对你不利。”

“哈哈,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前面我已经给你解释了,在阿訇的眼里你是施恶者,是眼睛里闪着蓝光诱惑人类的恶魔,而在我眼里,你是美丽的精灵,是人见人爱的麻鸭西施马兰花。”

“你这么看待我就让我更担心害怕我会害了你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那个男人能像你这样真正的关心我温暖我,对我这么好过,也从来没有谁在我的心里占据像你这么重要的位置,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你的这些好我就不知不觉的流泪,那时候我就想不顾一切的去爱上你,从早到晚,跟你形影不离,但是,我又害怕阿訇的咒语是真的,我祸害了你,那我就是下十八层地狱也不能救赎我的罪过。冷静下来再一想:你有自己的家庭,我不能破坏你的家庭,让你把你对你的妻子和孩子的爱转移给我,那我就真的成了魔鬼镇尼了。”马兰花双手捧着我的脸,泪水涟涟的说,“这辈子,我们遇见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我一个寡妇家,残花败柳,恶名缠身,麻烦不断,我不值得你这样的爱,如果有来生,我一定早早的去找到你,哪怕隔着万水千山我也要去爱上你……”

我不知道是谁的泪水嘀嗒在了我的手上,冰凉凉的。山村的夜晚寂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我们就这样紧紧的靠在一起……

过了很久,马兰花突然睁大眼睛,紧紧地拽着我的胳膊问:“听了我这些可怕的事情,你会不会离开我?你还能像以前那样对我好么?”

“我根本就不相信他们强加给你的那些莫须有的恶名,相反,我觉得你是一个最善良而又让人怜惜的人,我对你肯定会比以前更好,但是,花姐你现在能不能先松开我的胳膊?快被你拽断了。”

“不好意思,我就是怕失去你,担心哪天你会离开我。”马兰花放开我的胳膊,低头讪讪道。

“我保证不会离开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不去理会别人的流言蜚语,走出你的心理阴影,快乐起来,大胆的去追求属于你的生活和未来。”

“嗯,那你要帮助我走出去。”

“好。”我说,“我给你朗诵一首诗吧,听说也是一个蓝眼睛的人写的。”

不要说玫瑰就这样凋谢了

不要说青春就这样枯萎了

你要说给我们听

你要指给我们看

百合花,正在盛开

……

——俄·普希金《玫瑰》

(未完待续)

■下期情节预告:

“哈哈,师父你这就对了。”马兰花一脸的灿烂笑容,“你担心什么,我又不吃了你。”

“可是我想吃兰花小麻鸭。”

“今天只有兰花,没有小麻鸭。”

“我承认我吃过你的很多小麻鸭,今天你就是吃了我,那些小麻鸭也吐不出来了啊……”

作者往期作品推

点击下面题目↓进入原文阅读

我在云南的那些日子(1)(作者/匪石)

我在云南的那些日子(2)(作者/匪石)

我在云南的那些日子(3)(作者/匪石)

我在云南的那些日子(4)(作者/匪石)

我在云南的那些日子(5)(作者/匪石)

作者简介
匪石,免贵姓王,陕西汉中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阅读 » 我在云南的那些日子(6)(作者/匪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