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XdtAir.com
拥抱阅读新方式

生死较量(二)(作者/段华峰)

作者/段华峰

餐饮 分割线

“崔栋,刚才那人朝哪个方向走了”,一到现场,大队长周天民就着急地问道。崔栋用手指了指向东的方向。“你坐我车上,现在追”。于是,他们驱车向东边方向风驰电掣般奔发。

夜色朦朦,光线灰暗,车辆一边在路上急急行驶,周天民一边用眼睛盯着前方以及路边行走的每一个人。电台里,局长陈鹏飞不时地催问进展情况,周天民根据现场情况向他汇报着。“一定要全力以赴,在保障人质安全的情况下果断处置到位。”“

“明白”周天民回答。车辆继续行驶,周天民不断提醒崔栋留意前方,发现可疑人员及时停车。忽然,崔栋发现目标,用手指着路边一个人的瘦瘦背影说道:“就是那个人”不错,看他手里还提着条白色编织袋。“嘎”地一声,周天民紧急刹车,冲了出去,嘴里大喊着“站住”。

那人见有人追来,感觉不妙,当即拔腿就跑。周天民猛追不舍,崔栋带着其他队员紧随其后赶来。跑着跑着,前面出现一个大约三四米高的陡崖,无路可走,那人慌不择路,竟扑通一下跑至崖下,周天民近前向下一看,黑古隆冬,看不清下面情况,他来不及多想,心里一横,也随着跳下。那人来不及起身逃窜,已被从上坠下的周天民重重压在身上,动弹不得。崔栋等人赶过来,几个人七手八脚将其擒获,押至车上进行突审。此人交待他叫单七,同伴叫芮小五,二人先前在王顺发的煤矿上打过工,比较清楚王顺发的底细,由于好久没有打工,二人手头缺钱了,就打起了绑架人质的歪主意。“芮小五和你们绑架的女孩现在哪里?”周天民质问道。“在前面那座山上的一间旧房里”。但眼前群山延绵,茫茫无际,单七自己却说不清具体的方位。于是,周天民将情况向局长汇报,请求加派警力增援,必要时可向上级申请动员“神鹰号”警用飞机配合搜寻。不消一会,其他警种的同志集结完毕,迅速赶来,其中,患病未痊愈的老刑警常有发也来了。

“老常,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咋也来了?”周天民关切地问道。老常是名老刑警,从警近四十年,是个有名的破案能手,亲自破获无数的大案要案,声名远扬。如今已经60岁了,从刑警大队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后,宝刀不老的他闲不下来,不甘心在家颐养天年,主动向组织请缨,再次返聘回到公安局刑警队,为队里的年轻人指导工作,传授经验,发挥着余热。

“听说发生这样大的案件,我放心不下,自然也就赶来了。”老常说道。

巍巍大山,林海莽莽,想在山上找个人谈何容易。在车上,周天民让单七用电话与芮小五联系,却一直联系不上。

局长陈鹏飞也赶到了,现场指挥刑警、特警及当地派出所民警分头行动,开展全面搜山,争取尽快发现嫌疑人,将人质及早解救。

一张大网撒开,全力搜绑匪及人质踪迹。所有人紧绷着思想上的弦,密切关注事态进展。忽然,王顺发的妻了程晓英来报,说丈夫手机上刚刚出现一条信息:你单独前来后山老君庙送钱,如耍花招,就来给孩子收尸吧!”陈鹏飞大手一挥:“走!全体赶往老君庙!”这时,天渐已黎明。

老君庙座落后山的偏僻地方,由于人烟罕至,门前杂草丛手,破落不堪。陈旧的大门关着,里面死气沉沉,没有动静。各路警察从四周集结过来,将整个大院团团围住,陈鹏飞局长暗示当事人王顺发提着皮包走在前面,周天民、崔栋、郭强紧跟其后,刘向阳及三名特警动员分别持枪躲在大门两侧。王顺发走到门前,“笃笃”地敲了起来。

“谁呀?”听到里面的一个男人声音。“是我,王顺发,我来给你送钱的,我女儿没事吧?”王顺发问道。

“你和谁一起来的?钱带够没有?”里面传来那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只我一人过来了,十万元,一分钱不少都拿来了,你开门吧”王顺发说。

随着里面脚步声近,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胖乎乎的脑袋探了出来。这时,站在王顺发身后的周天民大喊一声“不许动,举起手来”。突入其来的断喝,令那胖子大吃一惊。当看到面前站着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站在面前,猛地一下退回,顺手将大门又“啪”得关上,嘴里叫骂:“王八蛋,你竟敢报警,竟然找这么多警察来抓我,小心我要你孩子的命”。紧接着听到院内孩子尖叫的声音。王顺发在外急得直喊:“有话好说,请你不要伤了孩子。”

形势危急,不容多想。周天民猛地一脚将门跺开,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只见一个身材魁梧、赤裸上身的壮汉手持利刃架在一个女孩脖上,面目狰狞,阴森可怖。小女孩吓得面如土色,浑身颤栗。“芮小五,放下刀子,不要胡来。否则我们对你不客气。”周天民用枪指着对面的芮小五。

“他妈的,竟然玩我啊!你们都统统给你退出去,谁也不许靠前,要不我真的会动手。”芮小五负隅顽抗,声竭力嘶地吼道。双方对峙着,现场紧张,为了保障人质安全,局长陈鹏飞命令大家先撤退出去,在外静观其变,同时安排特警队员绕至庙后,攀到房脊,随时听候命令射击。陈鹏飞手持喇叭高喊:“芮小五,你已被我们警方包围,请放下凶器,放回孩子,争取宽大处理。倘若执迷不悟,只能死路一条。”

“不要再说了,你们都统统撤开,我不要见到你们这些人“。芮小五狂嚣地说道。紧接着一大块砖头从隔着院墙扔了出来,扑通一声砸了出来,在地上砸了一个坑。众民警还未定过神来,只听一声大喊:“闪开”周天民突然觉得自己被人重重推了一把,歪在了一边,他看到又一块砖头从空中落了下来,砸在另一个人身上。是老常,周天民看到是老常将他推开,自己却被掷出来的砖块击中,倒在地上,头上流出了血。“老常……”周天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陈鹏飞当即招呼其他人将老常扶至车上,赶快送医院治疗。

“局长,不能再拖了,让我进去吧!要不,那个孩子可能会有危险。”周天民向局长陈鹏飞请命。这时,王顺发夫妇泪眼婆娑,用乞求的目光望着他们,急切盼望他们尽早救出自己的女儿。陈鹏飞点过头后,周天民正欲再次冲进去时,只听“啪”得一声枪响,趴在房上的一名特警队员瞅准了机会开了枪,击中了绑匪芮小五的手臂,刚刚还在挟持人质狂妄叫嚣的他应声倒下,刀子咣当落地。闻得声响,周天民第一个疾步奔过,一把拉过惊魂万状的女孩王珊珊,送到她的父母面前。其他队员也迅速赶到,死死将其按在地上,捆了个结实。绑匪被生擒,人质被成功解救,陈鹏飞望着全体参加民警,会心地笑着说:“干得漂亮!同志们都辛苦了!”银鹰在头顶盘旋,警笛齐鸣,案犯被押上警车,沿着蜿蜒的山路,队伍凯旋而归。

特大绑架勒索案成功告破,市里特意举行表彰大会,对公安局进行记功表彰,田广修副市长代表市领导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对公安局这次英勇破案的精神给予了肯定,他亲自为局里颁发了奖金,并为公安局长陈鹏飞、刑警大队长周天民等人颁发了荣誉证书。最后,田副市长握住陈鹏飞的手说:“你们干得不错啊!希望以后再接再励,为维护我市的良好治安环境多做贡献啊!”

表彰会结束后,周天民到医院看望过了受伤的老常,刚从医院出来,他的手机响了。是他的老同学杨爱军打来的电话。“喂,老同学,听说你破大案受表彰了,祝贺你啊!明天咱们同学在金泰大酒店搞聚会,你没忘吧!明天可一定要来啊!咱们不见不散!”

“可不是嘛!明天是同学聚会的日子,光顾忙着破案,差点把这给忘了。”周天民心里这样想到。

说起他的老同学杨爱军,他不仅和天民是同学,而且更是老乡,小时候常在一起玩着长大。二十多年前都住在农村,杨爱军当时家里很穷,父亲常年有病,母亲一边照顾病中的父亲,一边出去打零工挣钱贴补家用,生活得很困难。周天民虽然家境不算太好,但父母身体较好,况且他爸在铁路上工作,家庭条件相对比杨爱军家好。后来,杨爱军的父亲病故,他的母亲随后给他找了个继父,谁知他的继父性情暴戾,经常无故殴打他的母亲,为了孩子能够很好地成长,母亲默默地忍着,咬着牙关挺了过来。在学校时,杨爱军穿得最破,身材最瘦弱,常遭同班同学讥笑和欺辱,每当这时,和他同班的周天民都站出来为他抱不平,驱散那帮顽皮的同学,有时,自己带有吃的东西,也分给杨爱军一些,由此,杨爱军一直很感激周天民。在那时,在收音机上曾流行一首歌叫《好兄弟》:“你我都是好兄弟,互想帮助共风雨,手与手紧握起,再苦再难在一起,永远不分离;你我都是好兄弟,生生死死都一起。”杨爱军和周天民尽管都唱得有些跑调,但还是很喜欢唱这首歌。

周天民的学习一直不错,杨爱军则属于班里的差等生,遇上数学题不会做,就常照抄天民的作业。后来,周天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警校,而杨爱军则糊里糊涂拿了个高中毕业证回到了农村家中,再后来,周天民从警校出来后,被分配到公安局工作,从此搬到城里来住,很少再见到杨爱军。最近几年据说他发达了,成为一个腰缠万贯的房地产开发商,还开办两个公司,并成为市里的政协委员。杨爱军从别处打听到周天民的联系方式后,曾多次和他联系。前不久,他特意打电话通知周天民,由他一手操办一次同学聚会,让分别二十多年的好好地聚一聚,叙一叙旧日情谊。至于所有的花费,他一口应承,由他自己一人负担。

“明天,金泰大酒店,不见不散!”周天民回答说,挂掉了电话。

(未完待续)

作者往期作品荐
点击下面绿色题目↓即可进入原文阅读

亡命天涯(系列1)(作者/段华峰)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阅读 » 生死较量(二)(作者/段华峰)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